dafdsfasd
最新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轶事
红色轶事


谁动了我的军心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6-26 11:29:11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235


 

 

这篇文章有点长,一共5213个字,大概要花费你8分钟时间。也许跟你想象的军恋不太像,或者说还不算是军恋。但是这个故事真的很触动人。也许你也经历过这其中的某个刻骨铭心的细节。作者的文笔很细腻,推荐给你。

 

陌上花开时,伊人离矣

文 | 曼芷凝心

 

 

 



座位的邂逅

 

和林木邂逅是在两年前考研暑期强化班上,那天尽管我去的还算早,但N大礼堂一楼的座位早已虚无坐席,无奈我和同学被迫转入二楼,看到靠中的有两个零星的空位,但旁边都坐了男生,我硬着头皮走过去,弱弱地和其中一个空位旁边的男生说了句:“同学,能不能和你调换下位置?” 他似乎明白的我用意,还算友好地调换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他问我们是哪个学校的?我突口说了句:“N大的。”

我同学正要解释,我拽了拽她,因为我不想和那些男生有太多的交集,说N大并非我图有虚荣,只是想震慑一下他而已。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但我同学却没有来上课。昨天旁边的那位男生问我:“你同学今天怎么没来?”我说我不知道啊。晚上回学校上自习的时候,问她,“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她说我不想去,我也没放在心上。


第三天,我已经习惯在二楼听课了,旁边坐着的还是那位男生和他的同学,但我会帮他们占一下位置,也算是对他第一天友好的帮我们换位置的一个答谢吧。


后来我知道他是某理工大学的,专业是与物理学相关的。提起物理,我到现在仍心有余悸,当初若不是物理拉我的后腿,又怎么会忍痛割爱——弃理从文,看着眼前这位男生原来是学物理的,心里便顿时多了几分崇拜之情,似乎没有伊始那般对他抵触之绪了。


第四天,我依然还是早早的到了,占好了位置,就去N大教室背书去了,等到快上课的时候,看到座位被人换了,就和那个女生理论了起来,问她为什么要换我的座位?


她说,当时座位上并没有人啊。


我说,我已经放了课本了,当然是有人要坐的。


她说,没有人坐,当然是没有人的。




当时我真的气急败坏,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自己辛辛苦苦的起了个大早,好不容易占了个位置,结果转眼间被人篡夺了。不一会,林木和他的同学来了,看到我被调换的位置,问了我怎么回事,我刚想说,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为期七天的暑期集训匆匆而过,待到我和林木说分别的时候,心里却有了一丝不舍。


当时我没有报英语冲刺班,我问林木,“能不能最后把英语作文预测的讲义发给我一份电子档?”林木说,“没问题。”


当我写下我的电子邮箱的时候,林木说,“你要是不介意,可以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吗。”我说:“嗯,好的。”林木也留下了他的号码。


最后一天,老师没有拖堂,早早下了课,当大家纷纷涌向门口的时候,我和林木也消失在N大夜色之中。


我突然不想立刻回学校,刚好趁着上完课的余温,去N大教室把笔记整理一下,翻出讲义,脑子里却全部浮现林木的身影,这几天我却不敢正眼看他一眼,好像个头很高,身材很魁梧,狡黠一笑,就把女生的芳心虏获了……


掏出手机,看到电话本里存放着“林木”,或些许慰藉些许苍白……


“我不会喜欢上他了吧?怎么可能?疯了吧,我在考研,而且是跨专业考N大国际经济法方向,竞争之严酷。更何况我对学生时代的爱情一直都嗤之以鼻,感觉它像极落叶浮萍——没有安全感。理智的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喜欢上他!”


回学校的路上,林木发来一条消息,大致意思说是很感谢我这几天一直帮他占的位,还有一些‘考研加油’云云之类鼓励的话,本来归于心平如镜的我,心里顿时又起了涟漪,“不能喜欢他,不可以喜欢他!”我平复一下心境,隐射的回复了他一句:“我们一起加油!”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和一个喜欢的男孩子捆绑在一起,用了句“我们”,若他能有心体会话语的双关意,也不枉费我这份苦涩的心意了。



当爱情来敲门


九月开学之时,考研教室的空气似乎凝固一般,每个人都在奋笔拼搏,我更是不敢怠慢,可脑海里仍时不时的浮现林木模糊的影子。我这是怎么了?心里生病了?还是得了单思病?真的好困惑,感觉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一天晚自习的时候,收到林木的短信:“你让我很头疼。”我也回了他一句:“你也让我很头疼。”


不一会接到手机来电显示他的名字时,我差点气息堵到了嗓子眼,天啦,怎么可能?一开口我吱吱呜呜不知道说些啥,只记得“我,我,我……”,语无伦次,辩论会上最佳辩手的我不知道当真正面对林木的时候,心里像揣了个兔子,手心也直冒汗,这简直比考司法考试还紧张百倍。


接受林木,我接下来的考试怎么办?要知道考N大,一直是我的梦想。

拒绝?宛如在割自己的心头肉,这进退两难的选择比《普通逻辑》还更让人难以着手,?我该怎么办啊?


图书馆二十二点闭馆的时候,我和林木匆匆挂了电话,后来回宿舍的路上收到林木发来的信息说:“我不想错过彼此,只是想给各自一次机会,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急于答复我。”




Damned!干嘛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我啊?那一夜我失眠了,夜里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林木,你故意的,你故意这么对我说,让我好难抉择!”


第二天,我依旧早早起床去考研教室上自习,看着窗外倾泻的大雨,我突然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把这些天一直煎熬自己的心里历程连同泪水一起倾述出,我要给林木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我愿意做他身旁的一棵木棉。


拨通了林木的号码,林木很平静的问我,我说,“我想好了,我要和你并肩作战,但我此刻想见到你。”


林木说,“啊?这么大的雨,等天晴了好么?反正有的是机会。”


我说,“我没有看清你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


林木说:“我坐在你旁边那些天,你难道没看到?”


我说,“没有敢正眼朝你看,只知道你大致的样子。”


林木说,“好吧,那你知道怎么来吗?坐地铁二号线到某某站下。”


我说:“你要来接我。”


林木说:“那必须的。”




林木来接我的时候,他浑身已湿透,而我也多半变成了落汤鸡,真正正眼看他的时候,我还是很不好意思,眼光下意识的躲闪,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个好尴尬的场面,倒是林木很坦然,说,“现在刚好是午饭时间,我们在外面吃吧。”


我说,“不,我要去食堂吃,外面的饭店不干净。”


林木说:“那食堂的就干净啦?”


我说,“食堂有好多同学和老师吃,如果有问题,大家都有问题啰。”


林木拗不住我,只好去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食堂——那个饭点研究生食堂的人稍少些。其实,我就是不想让林木多花钱。


吃完饭林木带我去他们学校逛了下,我和他仍保持着一步的距离,一晃一个下午过去了,我要回学校了,心里仍恋恋不舍的,连步子都落了下来,林木看我慢吞吞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牵起了我的手……


“啊,怎么……,这个……”感觉被电流击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我还是不敢正眼看他。我问他考哪个学校,他说考军校。


我说,“你为什么要考军校啊?”


他说,“考军校一直是他的梦想。”


我问他,“既然军校是你一直的梦想,那你本科怎么没报考军校?”


他说,“当时我报了国防科大,后来差了几分,所以研究生的时候我想再考一下。”


“那我怎么办?我不想异地恋!”我不好气的说道,“你干脆和我考一个学校吧?”我央求他。


“考N大?现在已经是九月了,换专业太危险了。”他说道。


“那你准备报考哪所军校?”我疑惑的问他,“B市的一所军校。”他答复我。


“我不想和你分开!”我娇嗲的说道,“放心,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他安慰我。


“骗人,我才不要相信你呢,你考上军校就是国家的人了,哪能说来看我就看我啊?”我心里有丝微疼。


“那你来看我啰。”他又故作坏笑状。



谁动了我的军心


丝丝寒意逼近的时候,任何语言在考研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我和林木这时只恨分身术,我每夜每夜的失眠,头发也大把大把的掉,由于身体免疫力下降,久违的鼻炎又犯了,头脑嗡嗡的疼,几近看不下书。


林木说,“要不,你来我们学校上自习吧,——并肩作战。”


和他一起上自习的时候,趁他去洗手间的时候,在他的《大学物理》书上画各种小人,在他的《微积分》上写下肉麻的情话,拿他的手机在QQ群里发一些无厘头的话……,等林木回来发现这些黒名状,我早已故作镇定,认真地在看书,直让林木抓狂。


我用手点了点林木,小声和他说,“看,对面的一对情侣在亲亲!”


林木说,“这有什么”,说完他突然亲了我一下,我一下低下了头,林木说,“下次再做黒名状的那些事,就亲两下。”


“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羞涩的说道。


“吆,这才像好媳妇的样子。”林木又露出坏坏的一笑,坦白地说,可能就是他这种看似“玩世不恭”的样子才彻底征服了我,但他对学业又是那么的一丝不苟,本可以保研,却又选择了剑走偏锋——考军校研究生;每周雷打不动的给家里报平安,告诉家人他学习的近况;他发着高烧,却执意去地铁站送我,我心疼着哭着说不要送,他说这是他的责任,做事要善始善终……


他总是叫我媳妇媳妇的,但我一直‘刁难’他,“谁是你媳妇?你还没有和我表白呢。”


然后他就一本正经的说:“丹宁,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我哈哈大笑的回答他:“不好!”然后跑开了。他一脸的茫然样……


时间指向了十二月,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强化记忆,最后到了只要有文字的东西我看了直想吐。而林木这时复习好像也到了瓶颈,他说,他怎么也突破不了到一个极点,有时连最简单的公式都会记错,有时瞬间会忘记刚记忆的东西,头脑好像全部被架空了一样,他说他想放弃这次考军校的机会,明年考N大。


我气愤的对他哭了起来:“本想你可以成为我的太阳,可你却成了我的乌云,在这个关卡上说上这么负气的话,你让我情何以堪?我不想你还没去战场就做逃兵,你不是说喜欢《敢死队3》Jason Statham吗?你为什么不能给我那种Power & Positive Energy?林木,就算你为了我考这个研不行吗?你那么聪明,你都要放弃,你让我怎么办?”





我歇斯底里的一边哭诉着,一边捶打着他的胸,林木一把把我搂进怀里,说了:“丹宁,放心吧,我不会弃考了,接下来我会认真准备考试的。”


“对嘛,这才是我的好老公!”我破涕而笑。


“你刚才叫我什么?”林木惊异看着我,“喊你老公啊,不然喊你什么?”


“那我每次叫你媳妇媳妇的,你总是不答应。”


“我就是不想你那么快有成就感,要不然你一骄傲,就不会珍惜我。”

“我哪敢?”


“刚才还敢私自动摇军心呢……”

   


逃不掉的毕业魔咒


次年4月,随着34所自主招生的分数线和国家线陆续出炉,林木以总分第一的成绩顺利考上B市的那所军校。而我,一直最有信心的专业课分数下划了好多,被迫只能调剂到山大哲学相关专业。我选择放弃,或许会选择再战或者工作……


我和林木只能不分而分,尽管林木他一遍又一遍的问我为什么?我只能选择逃避,选择关掉电话,选择删除一切与林木有关的网络联系方式。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为什么与自己的梦想擦肩而过?为什么不能与林木继续并肩作战,谈一场势均力敌的恋爱?


和林木一起的日子里,我好想把这一生的时间都能提前透支。林木那么气宇轩昂,那么优秀,而我自己算什么?充其量只是一只丑小鸭而已,我感觉爱情在我面前好残酷,足以让人不自量力。


他周边那么多女同学喜欢他,就连暑期和我一起上课的我同学也好喜欢他,当她知道我和林木在一起的时候,在考研教室广散恶言,说我抢了她的男朋友,弄得我在院里名誉扫地、一派狼藉。


五月,学校论文答辩,虽然最后我以“优秀毕业生”毕业,但这丝毫也没有减轻我内心的伤楚。种种对林木的不舍,就像一遍又一遍的掠过心悸的伤痕,,每每一想起,就痛得痉挛……

   


亲爱的,让我最后一次送你


6月19日林木离校,那天我在学校收拾最后的行李,没有勇气去见林木。我当然放不下他,可我却在他面前装作那般绝情,伤痛了他也把自己伤的体无完肤。可就在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是林木的声音(林木知道我把他号码设置成黑名单,所以借用了他同学的手机)。


“喂,丹宁吗?”


“嗯,是我。”我又惊又喜的答应着。


“我今晚十一点多的火车,我想临走的时候给你打个电话,……”


失联半年了,再次听到林木的声音,我早已在电话这头泣不成声。


“林木,我要见你!你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说完我匆匆挂完电话,急奔着校门口出租车过去……等我到达林木学校的时候,他早已在五号校门口等我了,我一下跑进他的怀里,我和林木就在这人来人往的校门口肆无忌惮地相吻着……,我要把这一生他给我的吻都带走,我要把这一生对他的爱恋都在停留在这唇齿之间,我好想时间都定格在这一刻,眼泪止不住的流,紧紧地抱着林木,不肯松开。


林木说,“好了,丹宁,大家都看着我们呢。”


“我不管,看就看呗,大家都成年人,有什么好看的。”


“影响不好哦,还有学弟学妹呢。”


“反正我们都毕业了,况且你现在还不是军人呢。”


林木看了下手表,说,“丹宁,一会你打的回学校,我就直接去火车站了。”


“不,我就要送你!我一定要送你!”


“太晚啦,不安全!听话,不许孩子气。”


“这一次我就不想听话。”林木看我哭成了泪人,又怜又惜的给我擦干眼泪。我心里纵然是有千万不舍,可是,林木终究会离开,而且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既然我们走不到生命的尽头,又何苦让我认识你,我在想,如果人这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说“爱”,如果爱情真是孤注一掷,那么我这辈子的份额恐怕已经用完,而赌场的规矩是落子无悔。


把林木送上车的那一刻,我们终究逃不出劳燕分飞的魔咒,一个在车上,一个在月台上,仿佛之间一条无形的彩带线,一头牵在林木手头,一头牵在我手头,眼看着车子缓缓地驶出,带子越拉越紧,直到绷成细细的一根线,然后“啪”的一声断开,断头弹在手指上,先是没什么知觉,尔后麻麻地痛…












 
热点推荐
·许世友四跪慈母——名人伟人孝老敬亲(七)
·岳飞敬师孝母——名人伟人孝老敬亲(一)
·史海钩沉:党的生日为何定在7月1日?
·揭秘:开国上将的韦国清为何可以进入中央政
·不忘初心,聆听习近平讲过的红色故事
·学习习近平同志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习近平出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会议并发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特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共同富裕
·一个大爱之家,一曲园丁之歌(下)
·一个大爱之家,一曲园丁之歌(上)
·毛泽东成伟人的家族
·尚武,一个民族的精神脊梁——国防大学曹永
·关于屏边烈士陵园强化整体建设的重要通报
·屏边烈士陵园通道改移工程开工仪式
·黑心开发商如此坑蒙百姓天理何在
·身残志坚好龚萍 爱心倾铸中国梦
·马杰一个很平常的智力残疾人女孩
·残疾人马杰姜天娇插花培训随笔
·【今日纪念】纪念革命先烈刘胡兰

友情链接
中国军网 国防新闻网 时代中国网 军事网 荣誉军人网 中国唱歌网 中国大爱联盟 中国记录 中国礼仪协会
沂蒙爱心家园 大社保网 中国责任网            

京ICP备180016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