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dsfasd
最新公告: 《军魂》“战斗英雄”史光柱邮票卡书义购电话:15801276032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铁血军魂
铁血军魂


“7.12大捷”:军区司令亲自出马在公路上拦截民用车拉炮弹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5-29 19:53:42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2551


 

“7.12大捷”:军区司令亲自出马在公路上拦截民用车拉炮弹

                                           文|林儒生  图|田戈  张平

  1984年4月28日,对于绝大多数曾生活在这个时间节点的中国人来讲,只不过是他们在工作学习生活中极为平凡的一天,不会留下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但对于首战师长刘昌友来说,这一天是铭心刻骨永生难忘的!1984年4月28日,他指挥部队经过三昼夜的血战,收复了被越军占领达五年之久的老山,并在此之后的数月内,击退了敌军数十次的反扑,特别是越军发动的“7.12“大大反扑。

  这次打敌反扑的作战,充分发挥炮兵优势,以火炮歼敌为主。除了阵地现有的炮弹储备,后勤再抽调200台汽车抢运炮弹。每门迫击炮至少准备3根撞针,一根弯了换上再打!122毫米榴弹炮计划每门炮打7吨炮弹(54式122毫米榴弹炮炮弹全重,包括弹丸、发射药筒重约30千克,7吨约有240发炮弹),66式152毫米加农榴弹炮打8吨(约合130发炮弹),59式130加农炮打9吨(约合200发)。在短时间内打出这么多炮弹,超过教程的两倍还多,炮管都打红了,后来炮战最激烈时,炮管上的烤漆都迸落了,战士们抽烟往炮管上一按就着。如果按教程打,这个仗就没法打了。战后有人说师长刘昌友不按规矩“出牌”,他说什么叫规矩?规矩是人定的,是实战中打出来的。后来40师在老山地区防御作战战例后被选入解放军国防大学和美国西点军校的教材,炮兵作战使用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

  聊完了炮兵再讲讲包打前两天的119团,这支部队和118团一样都是从抗日战争走过来的英雄部队,前身是山西抗日“决死队”,参加过1979年初的自卫反击作战和1984年4月28日攻占662.6高地(松毛岭)的作战,善打硬仗。团长张又侠虽说是开国上将张宗逊的儿子,但绝不是靠坐火箭上升,而是从列兵、班长、排长走过来的,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4月28日以后,他身上长了不少小瘤子,师长刘昌友几次催他去医院看病,他都不动窝儿。后来刘师长急了,跟他嚷嚷了好几回:“你再不去,就赶不上打大仗了!”并亲自把他“押到”医院。也是凑巧,7月11日他病好出院赶回部队,这让刘师长打赢这场仗更有信心。

  7月11日夜,越军持续不断的炮击突然停了,电台台长向师长报告,敌人的无线电联络中断了。参谋人员用有线电向各前沿观察所询问,回答也是一样,敌人没有任何动静,多年的军旅生涯直觉地告诉刘师长,马上就要打大仗了。

  7月11日入夜,越南二军区司令武立,副司令“密”、副参谋长“胜”坐阵那顿督战。三一三师、三五六师、三一六师师长也分别在八里河东山、清水、老山这三个方向督战。我119团两个营的防御正面上有越军的两个主力团,在师作战会议上,刘师长就提出“敌打我阵地,我打我前沿”。具体讲就是敌人炮火炮击我阵地时,敌人步兵在阵地前方冲锋,这时我军火炮就应该炮击阵地前沿,消灭冲上来的敌军。刘师长把炮火分为4个层次:60炮、82迫击炮打击我们阵地前沿300米地段,300米~1000米用122毫米榴弹炮,1000米~4000米用107毫米、130毫米火箭炮打,第四层敌纵深地带则由152毫米加榴,130毫米加农炮打。整个防御正面敌人的前沿纵深都在我军的强大炮火控制之下。

  7月11日半夜,刘师长给张又侠团长打电话,问他如果他当越军指挥官,假定凌晨3点发动进攻,部队应该在什么位置?他回答说应该在阵地前600~800米处,刘师长接着说:“那好,敌人的部队在这个位置,我们就打这里!你告诉赵扣斌(炮群指挥)准备开炮吧。”凌晨2:45分,师监听电台里传来了短时间电流的沙沙声。然后听到越语的呼叫:“3点钟开饭完毕”。

  凌晨3点钟,刘师长下达命令:各团炮群开始对表。倒计时1秒时下令:“炮火准备开始!

  刹那间,700余门大炮同时开火,天崩地裂,震耳欲聋,在曼棍洞师指挥所都能看到敌军阵地升起的火光浓烟,闻到随风飘过来的硝烟味儿。

  首轮炮击以后,居然没有动静,监听电台也没有听到越军的反应。据后来抓到的俘虏供述;我军的第一轮炮击就打得敌人死伤惨重,两个营长都被炸死了,但越军的基本战斗队形没有乱,战前上司交代谁乱动枪毙谁!

  在我二轮炮击过后,越军顶不住了,监听台里传来越军的一片慌乱呼救之声。本来按照越军的如意算盘是让突击队秘密运动到我前沿阵地,然后再猛烈炮击,部队一拥而上拿下我军阵地。但没想到我军先发制人,这一顿炮弹把越军拦腰斩断,救护、后勤、预备队(战后发现这些预备队的枪还都背在身后)都被消灭,走在最前面的突击队成了孤军。但越军毕竟也是久经战阵的。武立从慌乱中清醒过来,马上下令其炮兵开始准备,隐蔽的敌军远程重炮群的炮弹纷纷落在我军指挥所和炮阵地上,造成了一定伤亡。“有来无往非君子”,敌人一开炮也暴露了目标。刘下令师长远程火炮急速还击。只打了20分钟,监听台就听到越军在向上面报告:“中国军队的炮打得太准了,已经有27门重炮被击毁!”敌人的火炮老实了。激战到7月12日中午,前沿指挥员和120团团长谢圣明向刘师长报告,在南戛山凹处大约有一个营的越军正在休息待命。刘师长一想,如果这个营投入作战,对我松毛岭部队威胁极大。于是果断向易副师长下达炮击命令,40师的一个122榴弹炮营和配属作战41师榴弹炮营及130火箭炮共32门大炮发出的炮弹劈头盖脸地砸向越军,越军被打得死伤惨重,完全丧失战斗力。“每门炮再打6发!”刘师长再次下令。越军的一个营就这样全报销了。7月12日这一天,我军炮兵共打了3400多吨炮弹!仅一炮连就发射炮弹1983发!

  刘师长说:打7.12大反扑时,一线的炮弹消耗得很多,仅凭军区的后勤车辆已难保障了。在炮战最紧张的时候,昆明军区司令员张铚秀亲自出马,下令在公路上拦截民用车辆,无论你拉的什么货,就地卸下,保证你不会损失。然后派人押车,到建水燕子洞拉炮弹。前后可能共征用了800多台民用车辆。那时,战区的百姓,尤其是司机们觉悟都是很高的,他们不要报酬,任劳任怨,冒着危险把炮弹送到了最前沿的炮兵阵地,受到了战士们的一致好评。

  1984年7月12日19点50分,老山地区从凌晨开始的隆隆炮声渐渐平息下来了。越军在付出3000多人死伤的惨重代价之后,连我们的一个高地也没夺去!

  越二军区司令武立在总参谋长黎中逊面前羞愧难当。不过这位参谋总长还算“大度”,他对武立讲道:“你就是没抓紧时机,再早20分钟进攻,情况就不是这样了。”

  刘师长说越参谋总长是自我安慰,就是越军早进攻两个钟头、两天,他们也打不赢我们!当然此仗我们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伤亡了500多人,其中的一个连队最后只剩下32个人。“军队的伟力在于民众”,云南边疆各少数民族群众,民工、民兵也为作战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生命。 7月12日以后,敌人虽然仍不时骚扰我们的阵地,但再也没有进行大规模的进攻,武立三天收复的计划,仅7月12号一天就把他们彻底打服了!

  战后的日子,如何处理敌军尸体成了大问题,有的地方的敌人死尸堆了好几层,天热又不下雨,都腐烂了,用白酒、消毒液带两层口罩都不管用,那个味儿离着老远就闻得见。让他们按照我们的要求来收尸,白天空手打着白旗来,可他们不听,晚上打着手电来,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后来只好由我们去处理。我军烈士有的残肢断臂也很惨,从地方找了80多个木匠,昼夜赶制棺材,按照烈士军帽、衣服和鞋底的编号姓名一一装殓好装棺入葬。

  7月30号以后,40师把老山防务交给11军32师后,撤到马关地区休整。1984年底刘昌友到14军任副军长。1989年调云南省军区直到1991年初老山地区作战结束,可以说14军老山作战从他开始,也由他结束。1992年5月刘昌友又担任云南边境扫雷指挥部总指挥长。

(注:本文摘自《兵器知识》杂志    作者|林儒生 摄影|田戈 张平)




刘昌友将军向参加“老山英雄走老山”活动的嘉宾介绍老山作战



刘昌友将军(前排左五)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英烈





刘昌友将军与老山主攻营长臧雷在天保口岸国门前

















 
热点推荐
·军报:80年前这些少数民族都参加了抗战
·全方位解读1979年最具影响力事件——对
· 1985年5月31日,惨烈至极的老山“
·自卫还击战解放军攻下越北重镇谅山后
·神奇的152榴弹炮连炮击戈摆大桥战斗
·“7.12大捷”:军区司令亲自出马在公路
· 一位老山参战女兵珍藏30多年的前线照片
·1984年越军疯狂的“84—MB—北光”
·钢铁战士史光柱,眼珠子被炸出来后自己又塞
·今天老山主攻营长臧雷,他拄着拐棍还说我鼻
·陆军第十一军炮兵团老山者阴山作战纪实
·1984年4月30 日,收复者阴山之大激
·对越作战的解放军战士选择光荣弹宁死不降
·“八十年代上甘岭”的生命之水是怎样引上东
·收复扣林山、老山,他们创造了战场救护奇迹
·自卫还击战,越南空军被我战机吓破了胆
·2 • 17纪念 ── 共和
·铁血守边疆,军魂振南海-----习主席的
·敌人的白旗就是我军的骄傲
·中国海上力量三大盾牌 南海有他们万无一失

友情链接
中国军网 国防新闻网 时代中国网 军事网 荣誉军人网 中国唱歌网 中国大爱联盟 中国记录 中国礼仪协会
沂蒙爱心家园 大社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