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dsfasd
最新公告: 《军魂》“战斗英雄”史光柱邮票卡书义购电话:15801276032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铁血军魂
铁血军魂


1985年5月31日,惨烈至极的老山“211”高地争夺战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6-29 20:14:04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1619


                 1985年5月31日,惨烈至极的老山“211”高地争夺战

讲述|刘海洋 编辑|田戈

  时间一晃已过去了31年,但我还没有能从那场战争的梦幻中走出来,我的神魂无时无刻不在南疆漫步,当年与我并肩战斗战友们的英雄壮举,经常在脑海里闪现。就连睡梦也会把我带回那战争的岁月……

  我们部队从1985年3月份开始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境内进行战前训练,那里属亚热带丘陵地区、山路崎岖,杂木丛生,多雨、潮湿,战前训练特别艰苦,但当地老百姓对我们特别好。将他们最好的木楼让给部队住,将他们的米酒、糍粑送给我们吃。

NO.1:雨夜受命,夺回“211”高地

  1985年5月29日凌晨部队接到上级命令,向前开进。我们排随团前指首长进指挥所,于30日晚7时前进到老山与八里河东山之间的208高地,就地隐蔽休息、待命。漆黑的夜,下着小雨,隆隆的炮声没有驱赶走南方的蚊虫,静静地,夜间偶尔的人影走动是部队的骨干或首长。在问情况、传命令、发干粮、做动员,一片紧张的气氛笼罩在我们刚上阵地的战友心里。

  原来我部在与兄弟部队换防时,二营六连五班配属营机枪连一个班,防御在211高地,不幸在头一天的战斗中部分丢失,211高地三分之二由越军把守,只有3号哨位还在我军的手中,只有3个天然石洞构筑的3个防御哨位,阵地孤立前出与255高地直线距离不到200米,均在越军小青山火力控制之下。越军利用29日夜我部换防时,采取偷袭的形式将我211高地3个哨位全部攻占,10多名战士牺牲,211阵地与指挥所失去联系后,经侦查得知阵地完全失守。

  211高地告急的消息,迅速传达到各级指挥部。

  到30日团前指才按上级意图,决心采取反冲击,拿下失去哨位。

  31日,我们7连接到紧急增援211高地的命令。

  凌晨四时许,连部通信员叫我去山腰处受领任务。在一个隐蔽的山洞中,团前指挥所里,首长们神情严肃,电台声,人的呼喊指令声不断,团副参谋长朱宪宽命令:由我带领本排一班9人、三班9人、连卫生员1名和团通信连报话员1名。在6连6班的6名同志的带领下共计26人,组成5个战斗小组,从255高地火速向211高地增援。务必在31日17点时30分之前见到三营营长谭德生,接受他的指令。

  我简单召集我排各班正副班长和含六连一班班长江玉平作了动员后,按2:1:1的战斗队形向阵地开进。天下着小雨,炮声不断,不时有炮弹落在我们附近,虽然到处是地雷,刚开始路还好走,都是我方挖的交通壕,随后要通过“百米生死线”,这是一条长约200余米的开阔地,在越军的火力直接控制之下,有两具身背装具的军工尸体横还躺在交通壕内,我让部队停止了前进,看到不时有炮弹落到的百米生死线上,还有小道上零乱的尸物。我命令两名班长,我在第一组越过,其他三人一组,每五分钟一拨采取交递跃进,最后一组是三班班长任金平,我对大家交代,如果我牺牲了,由任金平接替我指挥。就这样,我们在呼啸的炮火的覆盖下,生死、责任、紧张,穿过了百米生死线,当我过百米生死线快1个小时了,还有四名同志未有越过生死线,接到三班副班长报告后,我独自一人返回,并告诉他们两句话,“跟着我”“死,我们要死在一起”,就这样,我带他们越过了生死线。我总算在17时10分分左右,带领的26名同志全部安全到达了255高地。三营谭德生营长等在洞口,我还未来的急喘吸一下,就受领了任务。

  谭营长对我说:“一排长、18点整,我主力炮火将对211高地进行5分钟覆盖,5分钟后炮火延伸,团首长命令你排,不惜一切代价拿下211高地。我们整个部队都看着你”

  接受任务后,我和谭营长对下了表,我将26个弟兄,划分为5个战斗小组,全部轻装,我在第3组,简单做完战斗动员,就发起了冲击。

  255高地和211高地之间,是宽约200多米山凹地,中间只有60多公分宽的小路相通,两边草丛中布满了地雷,敌人为切断这条通道,用直瞄炮,重、高机枪和狙击步枪等武器构成了交叉火力网,实施密集封锁。

NO.2:猛虎出击,攻占3号哨位

  下午6点整,天下着小雨。我军的炮火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的轰炸,5分钟炮火覆盖后,炮火开始向敌人阵地延伸轰炸。我大喊一声“一组在前,拉开距离,冲上去”,全排犹如猛虎下山,直扑211高地。由于我军在明处,敌人在暗处,第一组刚冲出几十米,就遭到敌人炮火的拦阻,当即有一名战友牺牲,多名战友受伤,第二组刚冲出不远随即被敌炮火覆盖,又倒下两人。

  由第四突击队队长一班长范传明带领轻机枪组,从255高地向211高地前行不到15米,敌人的一发炮弹在带路的6连战士衡跃进卧倒的身边爆炸,衡跃进的身体右边被炮弹炸开,身上的衣服被炮弹冲击波从后背掀起盖在头上,光荣殉国。范传明迅速滚到通道的弹坑里,一块弹片打在他的左大腿上。其余的几个组也被敌人火力压得抬不起头。

  战斗在残酷地进行着,我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在我炮火压制敌炮火的瞬间,我一跃而起,迅速从第三组冲到最前面。一班长范传明、三班长任继平、通讯员谢玉耐等战士紧随其后。转眼间,我已经到达距211高地3号哨位约100米处。“同志们,跟我冲,战死在阵地上光荣。”话音刚落,我一个箭步跃起冲了出去……

  255高地到211高地之间是“V”字型,只有一条30-60厘米宽的通道,两边布满了地雷。

  我冲到约50多米时,不幸被尸体拌倒,就在我摔到的一霎那间,就地向前滚了好几米,在滚动中压响了地雷,胳膊受了伤,我连滚带爬冲到211高地山脚下一块大石头边。

  此时,敌人的炮雨和弹雨在这里倾泻,密集的炮弹已经将211高地炸成粉沫的白尖山。

  “冲过去”我一声大叫,在硝烟和弹雨中顺着一个坡道就地一滚,一气滚过约30多米外的一块大岩石边,冲过了敌人封锁地段。我发现上方有一个敌人走动,便一个点射,将其击毙。纵身快速冲进3号哨位洞口,拿起手榴弹就往里面投,将残留敌人炸死,用枪往里扫射,在硝烟中冲进洞里,占领了3号哨位。与此同时,范传明、任继平、徐志江等人也靠近洞口。范传明突然发现在3号洞上方有一个人拼命向上爬行,急忙端起轻机枪刚想射击,那人已经逃脱。我们急忙跃进3号哨位。我们对夺回的3号哨位的3个洞进行清剿敌人。

  此时,敌人的炮火更加猛烈,象雨点般盖了过来。我在硝烟中偶尔看到战友跃进、爬动的影子,战友们在拼命地向上冲。

  下午6点40分左右战斗接近尾声,我带领的25名突击队员,仅冲上来了5名战友。天渐渐黑下来,为防止敌人反扑,我们5人利用石块,哨位周围十几具尸体将哨位筑好,做好了防护警戒。夜里10点多,哨位下传来微弱的呼喊声,我发现带队的6连1班长江玉平,他的双腿均被炸断,近5个小时靠上肢爬了100多米,才爬到哨位上。

  江玉平被救到洞中后,大家发现他已经生命垂危,但却出奇地坚强,对我说:“排长,我可能不行了,你们一定要坚守好阵地……”随后,江玉平对他班里唯一冲上来的一名姓许的战士说:“你要听从排长的指挥,为弟兄们报仇……”

  没多时,江玉平壮烈牺牲。战后,昆明军区授予江玉平同志战斗英雄称号。

  战斗在紧张地进行着,密集的炮弹象刮风一样在211高地不停得轰炸。我利用炮火暂停的间隙将进洞的人员进行重新战斗编组,指挥大家准备夺取2号哨位时。突然敌人的炮火停了,我当即预料到敌人停止炮击,有可能要进攻——这可是我们玩剩的战术。于是,我要求大家做好战斗准备,随即我带领一班长范传明等人冲出洞口,伏击敌人进攻。刚在洞外隐蔽好,恰好与敌人相遇,相隔仅10米。“打!”我大喊一声,随即向敌群投去了两颗手榴弹,与此同时,范传明手端轻机枪向敌人开了火,其他人也跟着射击。我们快速出击,打得敌人措手不及,丢下几具尸体,苍茫溃逃而去。趁着这个机会,我立即指挥全排抢占有利地形,观察敌人的动向。

  不足十分钟,我和带伤的班长范传明,又发现十多个敌人偷袭而来。我命令大家把敌人放近再打。当敌人距他们还有7、8米时,“射击!”我一声令下,手榴弹、冲锋枪一起向敌人开火,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越军不甘罢休,第二天凌晨又以不同规模几次组织偷袭,还于6月1日下午,以一个团的兵力对211高地组织强攻,均被我炮火压制。因哨位无食品,无弹药,通讯中断,我方也于六日二日早晨实施增援,但也未能成功。为了阵地,为了我们阵地上战友的安全,我用快没电的861电台向上级请示:“不论白天黑夜,每半小时对我哨位进行炮袭一次”。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又在阵地上坚持了一天一夜。

 

NO.3:供给断绝,我的排亡11人伤10人

  211高地3号哨位有三个洞,由北向南分为1、2、3个洞。1、2号洞屯兵略多一点,1号洞较为坚固,分内外2层,以前是排部所在地方。但它需要3号洞的保护。3个洞由一条5米来长的小战壕成直角连接。3号洞口用蛇皮带装沙土修筑的工事,略能遮蔽敌人的弹片。在此洞口可以直接封锁左前、右上方来的敌人。它是3号哨位的保护神,也是敌人的眼中钉。

  3号哨位3号洞内条件极差,利用石乳的间隙刚好坐下2-3人。挤一挤也可以能容下8-9人。晴日还好,人员能休息,可以躺在半干的碎石土上,雨天这里全是水,大家只能在这“水牢”洞里防御。在这里待上2、3天全身关节疼痛、腰酸加重。

  坚守在3号哨位的战友们,度日如年,无法洗漱、满脸的污垢。由于炮火激烈,军工上不来,供给跟不上,饮食成了严重的问题,每人每天只能靠雨水润喉,食品全没,饥饿干渴直接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最可恨的是夜间敌人凭着地形熟悉的优势,经常居高临下向洞口投弹,在战壕内掀起强烈的冲击波。哨位上不断地遭受敌人炮火的强烈打击,每天都有战士受伤,但我们受伤也不能下火线,顽强地坚守着哨位。

  随后,为保全211高地,部队又连续两次组织人员对211高地2号哨所进行强攻,均未奏效,最后被迫撤回。洞口周围伤员、烈士一片,先后有数十位同志壮烈牺牲。洞内战士全部受伤依然坚持战斗。此时,211阵地3号洞内,加上其他上来的人员增加到10几名同志,有多个连队战士组成,阵地的周围潜伏着敌人。我大胆的组织协调,做了明确分工,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生死争夺战,拼死坚守高地,等待支援。3号哨位虽然在我控制之中,但是情况万分危急。

  6月3日凌晨,在团周密的组织下,9连采取夜间不同方式行动,又上去了十多人。6月4日下午我和几个先期上去的战友安全撤到团后指,什么也未考虑,饿,一连吃了8个馒头,几碗面条,救护车将我送到了师医院,输液时听陪护人员讲我们排牺牲了11人,伤10人,就我们5个上去了,又安全下来了,大家都说这是奇迹。由于作战勇敢,我荣立了一等功,其他人员也分别立了战功。

 

NO.4:战场惨烈,“211”得而复失

  我想念着战友,第二天就偷偷地从医院回到了连队驻地,我们排几个临时帐篷内空无一人,只有战友们的东西还在,连排干部心情沉重,我们排二班战友全都写了血书,要我带他们上阵地报仇。

  6月9日晚饭后,指导员汤其好告知团任命我为本营九连连长。明天下午5时前到208高地报到。

  第二天我又受领的任务,带领我团一营三连夺下211高地1、2号哨位。当时一线阵地为争夺211高地,战斗异常激烈,军参谋长栗勇生亲临指挥战斗,我们团有一连、三连两个连的兵力参战,第五九七团增援一个连的兵力都在一线参加战斗,伤亡已一百多人。我利用自己熟悉的地形,带领三连一排偷袭,

  这几天的战斗,整个阵地都被炸得颤抖。从5月31日“211”高地丢失到今天,在近10天的战斗中,丢失的211高地1、2号哨所依然没有夺回,仅剩3号哨位在我方手中。上级首长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回211高地!”为此,我军又迅速组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由我团1连,二、三梯队由3连和三团的3连组成。

  6月9日晚上8点开始,第一梯队开始行动。已经集结到255高地的1营1连开始向211高地进行反冲击,副营长王朝栋负责一线指挥。

  凌晨5分,在倾盆大雨的掩护下,第一突击队在副连长贾柯的带领下向211高地出击。第二突击队在一连二排长王忠远带领下,从908高地向211高地出击。为避免过大的伤亡,采用“添油战术”,按照班长、党员、共青团员的顺序,组成战斗小组出击,两个突击队通过一片凹地直扑向211高地的1、2号哨所。与此同时,211高地上的敌人发现我军的突击队,于是,战斗在一瞬间就打响。

  居高临下的敌人立即向我投弹扫射,密集的子弹象倾盆大雨。我方的炮火也向211高地作压制性炮击,双方的炮火在255、211高地打成一团,弹雨横飞,焦土和化为粉末的岩石,像饥渴的猛兽吞吸着士兵的血。

  在255与211高地这段泥泞的冲锋路上,有两个副班长先后牺牲,在211高地山脚下1块5来米高的大石下,10余名突击队员牺牲,鲜血与雨水混杂在一片泥泞中,逐渐僵硬的尸体任凭雨水的冲刷。这块大石与我军固守的211高地3号哨所仅距离15米,剩余的突击队重整后又从3号哨所向1、2号哨所出击。第一突击队冲出100米左右时,敌人炮火对我冲击路段进行火力封锁,在副连长贾柯身后的两名战士负伤,1名战士牺牲,贾柯的右大臂也被弹片击伤,他咬紧牙关,向身后的同志大喊“党员、骨干跟我上!”,班长邵柒明、刘福禄等不顾一切冲了上去,一阵猛打,贾柯副连长和二班长刘福禄一起夺回了2号哨位。此时,在211高地和敌人的227阵地的接合部,双方又打成一团。副连长贾柯和刘福禄一边加固工事一边打击向洞口反扑的敌人。

  经过惨烈的战斗,1、2号哨所相继被收复,在227阵地上的敌人立即进行了增援反扑。随即将刚占领211高地1、2号哨所的我突击队员包围。在2号哨位的副连长贾柯和刘福禄还没喘过气来,只见6名敌人向洞口反扑,贾柯迅速抄起冲锋枪对最前面的两名敌人一个点射,将敌人打到。正当他再次射击时,枪内的子弹已经打光。余敌见同伴被打到,赶紧散开,纷纷向洞内投手榴弹,弹片击穿贾柯的腹部,血水往外喷射,刘福禄见副连长受到重伤,急忙向敌人连投两颗手榴弹,炸死两名敌人,其他敌人龟缩到1号哨所。当他急忙帮助贾柯副连长包扎伤口时,敌人一排60炮弹打来,有一发落在2号哨位边沿爆炸,刘福禄不幸中弹身亡,哨位上只剩下贾柯一人。这时,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又悄悄摸进哨位,贾柯摸出最后三枚手榴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站了起来,一起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战斗在紧张地进行着,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突击分队被压了下来,幸存的8名突击队员被迫退到3号哨位,8个人中还有5名伤员。敌人的炮火将255通往211高地的道路完全封锁,增援部队上不去,上面的8名突击队员也下不来,在211高地3号哨所内硬挺几天后,突击队5名重伤员先后牺牲。

  在其后的战斗中,敌人在1号哨所前的一块大石头上吊起我军战士的尸体示威。敌人的行动激起了我指战员怒火万丈,迅速组织人员反扑。于是,前一批突击队倒下了,后一批突击队接着上,不惜一切代价向211高地冲击。在861电台里,不断听到我方突击队员呼喊占领了1号、2号哨位的呼叫声。可是,不久这些冲上去的突击队大部分在与敌人搏斗中不是牺牲就是身负重伤。

  此时,双方的炮火象狂风巨浪般覆盖在255、211高地上,伴随着炮弹的撕裂声,我冲出去的突击队一批接着一批地倒下,因为211高地上的敌人占有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许多冲击的突击队员还没有接近211高地,就在满天弹雨中倒下。不久,211高地3号哨位也失去了联系,情况十分危急……

  6月10日清晨,正在168高地屯兵洞待命的第二梯队的3连官兵得知,凌晨3排在从147高地赴168高地途中,被炮火覆盖,多名战士负伤,富士军被地雷炸成重伤光荣牺牲。大家在心情十分沉重的情况下,又接到从168高地赶赴255高地的命令。可是,他们刚从168高地出发就遭到敌人的炮火轰击,7班长张庆喜当场牺牲,多名战士受伤。

  第一突击队队长苗其山在刚提拔为九连连长我的带领下,快速偷袭进攻211高地。在炮火支援下,我们迅速到达3号哨位,简单休息之后,就向2号哨所和1号哨所发起偷袭进攻。可是,在激烈的炮火中,在211高地3号哨位上方一发炮弹在我前方爆炸,石头将我从半山腰处砸下,我身负重伤,失去了知觉,战友将我救到211高地3号哨位。此时,上去的大部分战士受伤或牺牲。

  残酷的战争依然没有阻扰大家进攻的决心,三连连长孙定芳快速带领第二梯队的有生力量增援。第二突击队长由代理排长许金土担任,首先向255高地增援,行动半小时后,代理三排长张卫良带领第三突击队长出发。他们快速穿过炮火,沿着168、147高地蜿蜒的小径向255高地前行,在半山腰又遭到敌人炮火覆盖,田印全光荣牺牲,郑风格和蔡金辉受伤。中午12点多钟到达出发阵地255高地。

  此时,敌我双方都在为争夺211高地展开激烈的战斗。我军坚守在阵地上的人员大部分受伤,情况十分危急……

  第二突击队在队长许金土带领下向211高地冲锋不久,就受到炮火的疯狂拦截,多名战士受伤。四班长李春华首先带领9个人冲锋,在路上被炮火拦截,1名机枪手的脚被地雷炸掉,在回来的路上牺牲。排长许金土带领六班进攻时,又有1名战士脚被地雷炸断,简单包扎后,带领大家继续冲锋时再次被炮火覆盖。当时,排长许金土被炮弹炸昏,六班长张玉成被炮弹炸成重伤倒在许金土身上,部队被迫撤退。第三突击队长张卫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带领重整后的54名同志,再次冲了上去。

  由于是白天进攻,他们进攻的身影全部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下,敌人的炮火更加疯狂,密集的炮弹在255-211高地之间如雨点般落下,多名战士英勇牺牲,其余的战士也大多数负伤。但是,挡不住战士英勇杀敌的气概,前面战友倒下,后面战友又勇敢地冲了上去。

  排长张卫良带领突击队在炮火中卧倒的瞬间,居然遇到比他们早出发半小时的第二突击队队长许金土。他深情地说:“我们是老乡,如果我牺牲了,我的后事你一定给我办好……”说完,带领大家在枪林弹雨中一气冲到211高地3号哨位洞口,立即将身上所有的手榴弹一起扔向3号哨位的洞内。在硝烟中他们快速冲进3号哨位,夺回了阵地,清剿洞内后发现3号哨位洞口尸体成片,尸首不全,洞内的多名战友早已光荣牺牲。他向上级报告任务完成后,张卫良清点自己的人数,2个突击队54名突击队员最后到达3号哨位的仅有9人,其中还有王新成等四名战友受伤……

  下午5点半,第三梯队的597团3连接替阵地防御。下午6点张卫良带领最后几名同志从211高地撤回到255高地。

  在147高地石洞边上,张卫良遇到从255高地向211高地进攻时,被炮弹击中回送的伤员张玉成同志,全身多处受伤,胸部炸成气胸,喘气十分困难,吃力地对外吐着气,已经奄奄一息。弥留的那段时间,连长孙定芳和张卫良一直陪在他身边,直到晚上12点整牺牲。

  在坚守之战中,三营的指挥所设在255高地,我带伤和排长冯永康带领增援的597团3连的官兵死守在211高地3号哨位……

  几天的战斗,我突击211高地的战友们伤亡惨重,仅595团7、9连伤亡在211、255阵地上的干部战士达84人。前来增援的师预备队597团3连,120多名突击队员中一部分战友生命永远留在了这片烧焦的高地上,在211高地附近山洞石隙中到处都能看到我方突击队的伤员、烈士,他们还在坚持,等着增援、等着抢救。

  这次战斗,能身体完好回到出发阵地的突击队员不到十分之一。 战斗中,面对敌人猛烈炮火的封锁,我方战士视死如归,英勇顽强,在通往211高地的路上,尸横遍野,极为惨烈和壮烈,伤员不能及时救助,烈士尸体无法抢回。

  三天后,团组织8连军工指名马龙河连长率全连将我运回后方抢救。

 

  【后记】近一个月的治疗,我的右耳恢复了听觉,也能行走了。我两次偷偷爬上拉尸体的车上了一线,在治疗休息的师疗养所里,师团领导找我谈话,要我好好养伤,言意是组织已考虑让我护送骨灰回内地。

  “我要回阵地”,我把领导缠的没办法,只好安排我一项说是很艰巨的任务。原来是我们部队为加强作战力量,又从青岛警备区和烟台警备区抽调了一批战士骨干,空运到砚山县后,需要进行战前训练,让我和指导员吴文国带领他们边训练,边进行休养,一个多月后,经自己强烈要求,我又随补充兵员到了一线,我去了三营八连当连长,我决心带领八连上一线“减少伤亡,立大功”。经过前指同意,我们全连防御的地点为211、166和168等三个高地,这是整个防御作战的最前沿一线,右靠老山立峰,左临八里河东山,中间是个口子,俗称“那拉口子”是中越边境最难防守的地点。

  我将全连的骨干力量进行了调整,将老的连排干部安排在后勤,负责弹药,食品保障,指定副连长汤保华代指导员,一班长路世斌代一排长,4班长马洪涛代二排长。3个排和连指分别配置在211高地166及无名高地和168高地共十三个哨位。有一件事终身难忘,八六年春节,集团军政委姜福堂打来电话,在电话中我和迟浩田首长通了十多分钟话。“每逢佳节倍思亲”,为了激发战士们的战斗力,我用包装袋纸设计一个誓言本,春节期间连队干部带到每个哨位去写,“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舍得一切”“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叹人生短,只求作贡献。”等等,战后誓言本连同我的阵地日记被征集,现存放在军事博物馆。

  从11月初到1986年5月中旬,我连骨干是我们部队交防时最后一批撤下阵地。人员坚守共6个多月时间,我连抗击了越军二十多次偷袭、袭扰,配合友邻作战三次,共歼敌一百余人,连仅仅伤亡两人。下阵时我们的头发都已过肩,胡子都长了五六公分长,在砚山县委招待所前的小饭店里,连司务长给我们最后下来的几个人庆贺,确让群众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最后饭店老板坚持不收钱……

  到了文山州马塘镇休整,最后各级根据八连旱季作战的战绩,报立了集体一等功。直到十几年后回连队看望战友,八连门厅里还挂着我的大照片。

(本文图片除资料图外摄影|田戈)





 

 

 

 





 
热点推荐
·军报:80年前这些少数民族都参加了抗战
·全方位解读1979年最具影响力事件——对
· 1985年5月31日,惨烈至极的老山“
·自卫还击战解放军攻下越北重镇谅山后
·神奇的152榴弹炮连炮击戈摆大桥战斗
·“7.12大捷”:军区司令亲自出马在公路
· 一位老山参战女兵珍藏30多年的前线照片
·1984年越军疯狂的“84—MB—北光”
·钢铁战士史光柱,眼珠子被炸出来后自己又塞
·今天老山主攻营长臧雷,他拄着拐棍还说我鼻
·陆军第十一军炮兵团老山者阴山作战纪实
·1984年4月30 日,收复者阴山之大激
·对越作战的解放军战士选择光荣弹宁死不降
·“八十年代上甘岭”的生命之水是怎样引上东
·收复扣林山、老山,他们创造了战场救护奇迹
·自卫还击战,越南空军被我战机吓破了胆
·2 • 17纪念 ── 共和
·铁血守边疆,军魂振南海-----习主席的
·敌人的白旗就是我军的骄傲
·中国海上力量三大盾牌 南海有他们万无一失

友情链接
中国军网 国防新闻网 时代中国网 军事网 荣誉军人网 中国唱歌网 中国大爱联盟 中国记录 中国礼仪协会
沂蒙爱心家园 大社保网